澳门葡京

当前位置:首页 >> 入围作品选载 >> 正文
永远的望乡【散文】
2015年08月24日 15:13

永远的望乡

/梁  宇

 

 

战争带给人们的不仅是国破家亡、肉体和心灵永远的伤痛,也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我的外婆就是其中的一位。

抗日战争的硝烟虽然离我们远去,但留在人们心中的伤痕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抹去。想到那场旷日持久的抗战,想到日本侵略者铁蹄下苦难的中华儿女,我就不由自主的想到重庆轰炸,想到我的外婆。

“这就是外婆梦萦魂牵的故乡重庆吗?”1989年冬天,大学毕业的我第一次双脚真实的踏在重庆市的土地上时,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重庆、重庆,这个在我的耳边回响了多年的地方,终于站在她的面前时,感觉熟悉而又陌生。

“外婆,现在我就在您的故乡,您看到了吗?”当时,站在重庆朝天门的石阶上,面对滚滚嘉陵江、艘艘轮船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外婆描述过无数遍的画面,真切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时,心中一股热流直涌,泪水充盈着我的眼眶,“外婆,您一辈子念念不忘的故乡,我替您来看她了!”

朝天门、两路口、磁器口、督邮街……我小时候听您讲了千百遍的地方,我一一代您重新走过,替您感受故乡的声息和味道……只是岁月变迁,没能找到督邮街,还有那个沿街叫卖麻糖的人,没能回味您心中念想的味道;没能找到您曾经就读的女中,看看您听讲的课堂;没能找到您曾经居住的房子,看看您凭窗抚琴的闺房……

1908年生于重庆的外婆与从贵州来重庆的外公相识并结婚,居住在重庆两路口附近的一座大印子房里,日子过得其乐融融。可好景不长,1938年初日军飞机没完没了开始轰炸,刺耳的警报不时响起,慌不择路携老扶幼躲进防空洞,每天都在恐慌中胆战心惊的生活。本想在重庆扎根的外公看到时局混乱,为了全家的安宁,决定回外公的老家贵州生活,那里毕竟离战争远些。全家开始了逃难的生活,外公外婆带着我的曾外祖母和一双年幼儿女从重庆辗转到达贵州镇远,原想躲过那一阵子待时局平稳再回重庆,谁知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与故乡重庆成了永诀。

在镇远小镇里,没有了躲飞机的恐慌,可日子安稳没多久,外婆的一双小儿女相继因病夭折,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独在异乡的外婆倍受打击,思乡、思儿女心如刀绞,让外婆几欲放弃生活下去的勇气。幸而有外公和曾外祖母陪伴。当时,时局动乱,无法回到重庆,日子在煎熬中度过。外婆有了姨妈后,1944年又有了我妈,心中有了些许安慰。我懂事后,发现外婆的口音和我们不一样,就问外婆,外婆说生她养她的故乡在重庆,外婆那向往的神情至今还历历在目。平日里,时不时听外婆说起有关重庆的点点滴滴,当时无法体会战争让她背井离乡的苦痛,现在想来,那时外婆只能通过回忆以解思乡思亲之苦。

外婆虽然经历了时局动乱、家道中落、丧子之痛、丈夫英年早逝、文革批斗等磨难,但她瘦小的身躯却坚强地支撑着一个上有老母、下有儿女的家。残酷的岁月把她从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磨练成了一个吃苦耐劳、持家有方的女人,透着重庆女人精干、泼辣的个性。虽然生活艰辛,但外婆一直保持她特有的风度和优雅,记得她一直是穿自己做的盘扣衣服,一针一线自己手工缝制。外婆是个很讲究的女人,虽然生活困难,她却没有因此颓废消沉。出门前,总是要换下居家的衣服,洗脸、梳头、抹香脂,换上干净的衣服才出门会友或逛街。现在想来,这是外婆她的魅力,也是她对自己和别人的一种尊重。

外婆1986年冬天去世,我人生中第一次真切地体会到生死永隔的痛。外婆出殡的那天,按照风俗,我们女眷不能送上山看外婆下葬。看到渐渐远去的送葬队伍,我感到从此与朝夕相处的外婆永不再见时,恐慌、悲痛、无助的我撕心裂肺的痛哭,原来再好再亲的人,终有一天都会离我们远去……

我们三姐弟都是外婆一手带大,生活把她从一个不愁吃穿的小姐变成了一个什么都会做的精干女人。1950年外公病故后,没有了生活来源,她到织布社打工维持生计,晚上绞袜子边和给别人织毛衣补贴家用。待我妈工作、结婚生子后,忙于工作,她担负起照顾我们的任务,无怨无悔包揽了家务活。我们放学回家时,外婆时常站在家门口笑吟吟地迎接我们。

听外婆念叨重庆久了,有时我们问外婆,为什么不回重庆看看?外婆说回不去了,解放前,故乡的亲人早已失联,家里的房子后来重庆的亲人来信说已被炸毁了,生活一直那么艰难,谁还敢奢望别的?文革以及后来的日子,一家大小七口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加大交通、通信都不发达,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外婆没有提起回故乡的事。回故乡成了外婆心中的一个梦,成了外婆心中永远的望乡!我常想,如果外婆再多活几年,我们一定想办法让她回故乡看看。现在日子好过了,交通四通八达,还有互联网,要找亲人,要回重庆看看,易如反掌,可惜,您已不在!有时候我也常想,如果没有日本飞机大轰炸,也许外婆外公就在重庆生活一辈子,享受着和表兄妹一大家子亲人亲密无间的亲情,与同学和睦相处的友情,亲眼感受重庆日新月异的变迁。可惜,没有也许!

年复一年,梦回故乡,天边的你在身旁,随那热泪在风中流淌,流得那岁月短又长。年复一年,梦回故乡,天边的你在心上,把那沧桑珍藏在行囊,独自在路上,忘掉忧伤。抓一把泥土在手上,塑成你往日的模样,一遍一遍回头望, 你已不在老地方……”每当我想到外婆,我就想起这首歌,这首歌就是外婆心境的真实写照,她和千千万万中国平民百姓一样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心中思乡的苦痛让我感同身受。虽然外婆离家久远了,但她对故乡的那份情一直珍藏在她心里,重庆,因为外婆、因为是外婆的故乡,让我对她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虽然外婆不在了,但我不会让这份情因外婆的离去忽然而已。

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抗战胜利70周年了,战火纷飞、颠沛流离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无数先烈先辈们的付出让我们有了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年代。外婆,您和先辈们的付出让我们后代有了安稳幸福的生活,我们会倍加珍惜,让和平安宁的幸福生活一代代传承。

来源:征文大赛